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金奇点菜网的博客

饭店酒店点菜好帮手,操作简单快捷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短篇小说 (原创) 挡不住的爱  

2017-10-12 22:14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七十年代初,王学文离开了遥远的家乡吉林省榆树县,来到了前苏联边境地区的一个边防部队,当上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边防战士。当时他的理想是,要把满腔热血和青春奉献给祖国,奉献保卫国家的边防线上。作一个合格的军人。

说起王学文所在部队的边防二团六连,与一个毗邻的前进林场很近。在当时那个年代,连队经常与地方搞一些军爱民,民拥军的活动。所以平时连队经常为地方林场进行一些义务劳动。一般都是部队为林场拉一些生产物质,有时部队派车为林场居民拉一些生活用品啥的。

王学文是边防二团六连的一名战士,也是一名司机。平时为林场拉一些东西时,场领导看到他很辛苦的。于是就经常留下来在林场食堂吃几顿饭。以此招待一番。所以有时不回部队或者回去晚了,就得给部队连长。打一个当时用手摇的电话,这个电话得通过人工交换台来接通。所以每次留场住宿的王学文,都要通过交换台,向连队汇报告知情况,这是部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。

故此一来二去,时间长了日子久了,王学文就比较熟悉了林场的话务员兼职播音员的孙丽同志。这个孙丽,她是上海到这个林场的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。人长得十分妩媚漂亮。而且普通话表达得特别的标准流利。平时每次在场部广播所发出的声音,都是那的样圆润清脆甜美,亲切感人美妙动听,让人听到后都有一种想见一见这个人的感觉。

日子过得快,随着部队王学文经常为场部,进行一些军民共建活动次数的增多,想见一见播音员兼话务员的孙丽这个热血的青年,让王学文特别的心切。于是他就把心里话,向当时前进林场开拖拉机的司机刘师傅说了出来。

“哎,刘师傅,你场播音员从广播里发出的声音真好听啊?我估计这个人长的也一定很美丽很漂亮吧?!”“小王你啥意思?让我给你牵线搭桥当红媒啊,好啊!没问题,你说对了,这个人长确实的很美”刘师傅胸有成竹,笑容满面地说。

“刘师傅,那你就给我当一回红媒吧!”王学文带着急切的心情向刘师傅高兴地说。

实际上,当时部队的战士有规定,不转干是不允许与地方青年搞对象的。不过还好,这时王学文已当兵几年了,也转为了志愿兵,按规定是可以订婚结婚的。所以平时为了找机会让王学文与话务员见面,也是刘师傅的想法。因此又有一天,小王他又给前进林场拉东西,而且是星期天,刘师傅就找到王学文说明了情况,而后又找到孙丽。利用孙丽休班的机会,把孙丽找到了刘师傅的家,之后炒上了几个菜,借招待朋友吃顿中午饭的机会,让王学文与孙丽见上一面谈一谈。

就在那天吃中午饭的时候,王学文一进屋,一眼就看见坐在炕沿边上的孙丽。当时他心里就想:我真没猜错,这个人不但播出的音色好听,人长得也很美。个头也不矮,身材也很匀称,穿得也很朴素。这时他边想着边来到炕沿前,还没等他坐下呢,刘师傅就端着一盘小鸡顿蘑菇,放到了炕桌上。

随后刘师傅就乐呵呵地说:“来小王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们场的话务员兼播音员的孙丽。这时王学文就很主动地上前,很腼腆的又亲切地说:“孙丽同志你好,我是部队开车的王学文,开好几年车了,没啥大能耐,不过你要平时到上县城办事啥的,找我好了”。接着刘师傅就把小王在部队和家庭的状况,以及还有孙丽的家庭和本人的概况都全面地说了个明白。而后他们这一对青年,就随意地唠着,边吃着,且说的都很投入。此时刘师傅也感到这对儿青年,真是一见钟情啊?!也算得上郎才女貌吧?!

只从王学文与孙丽见了一面之后,可谓他心中爱情的种子,在那璀璨阳光的照耀下很快的就萌芽了。而且他还经常失眠,想入非非。所以他每次为林场拉东西时,都要千方百计创造机会与孙丽去接触见面。记得当时那个年代,部队与地方是经常搞一些军拥民活动的。可谓当时不管部队和地方,一旦哪方有了困难,都要互相出车出人。同时在年节,或者是八一建军节,部队和地方都要搞一些自编自演的一些生动活泼的节目,或者军地进行篮球比赛什么的,还要经常相互慰问。对此情形,王学文就能多次地与孙丽接触见面。

这样一来就为王学文和孙丽,提供了相互了解,相互建立了更深厚地情感的机会。而且更能亲密的往来交往。同时也让两颗青春火热的心,在爱情的熔炉里,不断地碰撞出爱情的火花。的确,由于两个人频频地接触,其间,两个人都能相互倾吐着真挚的爱慕之情。

记得又一天小王又为林场到百里之外的东宝县城,拉些好多的生产生活的用品,之后在领导的陪伴下,在场里的食堂里,又是好的一顿招待。可吃完饭已是上半夜十点多钟了。场领导就安排小王在林场宿舍住了下来。真是天助人也。这天夜里特别的夜黑风高,季风刮得“嗷嗷”直叫。不过还好这是夏季,这时林场的住宅区是那样万籁俱寂。今晚的夜色,只有若高若低转来几声狺狺的狗叫声。在这时的王学文,他怎么也睡不着了,只觉得孙丽那窈窕秀丽,颀长丰满的身躯,和那绯红的面颊,笑容可掬,如花似玉的面容,老是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萦绕。他越是这样想着第一次见面的恋人,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这时他又一想,今晚据他了解是孙丽值班。于是他一骨碌,翻身下床,借着酒劲儿,斗胆的便悄悄地来到了场部话务室门前。之后他在那门旁,只是来回地踱着想着,边来回踽踽地徘徊着。可以说,他真是有一种一日不见孙丽如三秋的感觉。这时他越这样想,胆子就更大了起来。恨不得一下子就能见到孙丽。这时身边的“风”小姐,也为他轻轻地唱着恭喜的歌。

最后,他终于下定了决心,此时已是夜深人静,于是他左右扫视地看了看,确定附近没有人走动。便下了决心开始:当!当!当!轻轻地敲了三下门。这时屋里须臾地传出了温柔动听的声音。

“谁呀,深更半夜地怪吓人的,你有什么要紧的电话要打吗?要是不紧,请你明天再打吧好吗?!”孙丽和蔼热情地说。这时小王左右又环顾了一下,很怕有人看见他。其实没有别人,只有“风姑娘”在那里为他的成功,在那里轻声呼喊着为他助威。于是他壮着胆子小声急切地说:

“孙丽呀,我是王学文啊!你快开开门 ,咱们都这么长时间了。我有紧急电话要给部门回个电话。”其实他是在撒谎。

“啊~!啊!怎么是你呀,好的,我给你开门去。”

当王学文刚一进到了屋里,他已是忘乎所以了。一下子就给没有准备的孙丽搂住了。紧接着,就与孙丽亲吻了起来。而后两个人在床上,就滚在了一起。其实对此情形,也难怪的,因为这一对儿20.56岁的青年,早已超过了婚龄,也算大龄青年了。你说这干柴遇烈火,哪有不燃烧之理。所以让这对恋人,急速地打开了爱河的闸门,让那积蓄20多年的,和那爱情的琼浆一泻千里,时时都可荡涤或冲开了爱的大堤;尽情地奔腾不不息。

就在孙丽和王学文的爱情之火,越烧越旺的时候。这个时期,在前进林场下乡的20名的上海青年,业已陆续的开始返城了,已所剩不多。对此情况,孙丽的心里是非常着急。然而,又与边防部队的志愿兵王学文,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可以说那真是情深甚笃。如胶似漆,难舍难分。说白了,已达到相互谁都离不开谁的地步了。而且这个时候家住上海孙丽的母亲,老是经常来电话电报,催促孙丽抓紧办理返城手续。家里托人把他的工作都安排好了。是个很理想的单位。

为了尽快解决她的十分挠头的问题,孙丽找到了王学文,向他说明了自己已怀孕。当王学文听到了这一消息很是高兴。高兴的是这样会让心爱的人,不能离开自己。而且孙丽也海誓山盟说过不能离开他这个心仪之人。然而,对此情况,家里限期孙丽,必须把孩子打掉,尽快返回上海。对此事,孙丽已答应了父母的安排。

是的,天涯何处无芳草,哪个人不追求生活的美好啊,谁还愿意在这个出门见山,走路是山,天天见山的山沟里生活一辈子啊。可就在孙丽下决心去县医院打胎时,结果她没有结婚证,事实上,这在当时那是坚决不允许的。而且又不能找别人来代替自己的丈夫。对此事把孙丽愁得,背后哭了好几回。更主要的原因是,割舍不下自己心爱之人。另外关键不好办的还有,母亲一个劲儿地紧催不放。要是不回去,今后父母就不认她这个姑娘了!

对此情形,让孙丽和亲爱的人王学文,更是进退两难,一筹莫展。每天都沉浸在无所适从,不知所措的情境之中不能自拔。就连介绍人刘师傅的爱人,也陪同着孙丽哭了好几场了。这还不算,最让孙丽生气的是,有几个先返回上海,和她家邻居的几位青年,已向她母亲说,孙丽找的对象:又黑又丑。个子又矮,又瘦小枯干。长的也不好看,又是个当兵的。我们都说过她,快跟他黄了算了。其实她们是非常嫉妒孙丽找了个好对象。

当孙丽母亲知道她找了个这样的对象,气得更是火冒三丈,气不打一处来。于是更加变本加厉的给孙丽排电报,再次限期,她必须和她现在的对象,断绝关系;抓紧返回上海上班。对这一情况,孙丽又陷入了无比悲痛之中,更是愁眉苦脸。因为她十分地爱着她的恋人。她心里经常想,即使要饭吃,我也与他不离不弃。可是自己已怀孕,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,不抓紧与他结婚,在当时的7.80年代那是犯下了最严重的错误了。对此,又让孙丽哭诉了好多次。甚至想过轻生。是的,这爱情呀,真是捉弄人太折磨人的啦!这爱,是多么来之不易的啊!

不过她转念一想:她要轻生了,真是有点儿对不起王学文。因为他这个人太好了。你说平时他在吃穿用上,情感的投入上,着实是无微不至的关怀着她,平时有时间,就连她的各种衣服,和裤头他都给她洗过。你说这样的一个好丈夫她能抛弃吗?!委实难得我能找到这样一个称心如意的好丈夫。

可是,事情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呀?于是,在一个阳光明媚,风和日丽的星期天,孙丽把他的恋人约到了林场一个僻静的山林中。其间,在那蓊郁莽莽,环境幽雅,森林茂密的一个山坳中,当他两个人一见面,孙丽简直是控制不住自己情感的闸门了。这时她,一边带着哭腔,一边使劲地拍打着自己的恋人:

“学文啊,我母亲让我必须把胎打掉,而且坚决不同意我和你结婚。学文啊!你说得咋办呀!啊?!呜……呜……!”孙丽,哭得像个泪人似的。委实是伤心至极啦!!这时王学文也感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一件天大的事,坐在荒草萋萋的山坳中,一个劲劲儿地低着头一言不发,眼泪汪汪的。

“你都说话呀!把孩子做掉还是不做掉呀?,不做掉了咋办,做掉了咋办啊?!你都说话呀?都怨你那么着急,控制不住自己,要不咱们一切都好办了!都怪你,都怪你!”孙丽哽咽着,吞吞吐吐,悲痛难消,又嗫嚅着说了一大堆的埋怨话。

“你就知道一个劲儿地埋怨我啊,啊?!你不同意,我能那样做吗?!这不都是两人的事吗?怎么都怨儿我啊?啊?!要不咱把孩子打掉算了?完了咱俩也分手吧?就算咱俩缘分一回,也算命里注定咱俩不能做夫妻!”当王学文,也气囔嚷说了一大通之后,又陷入了苦闷的无声之中。这时他们俩,背,靠着背,两眼,直视着葳蕤的大山,聆听着山林婆婆摇曳沙沙响的林涛之声。仿佛在向树林和大山诉说和求救。此山林里是那样的寂静,周遭是那样的阒然。偶尔有几只乌鸦,在他们的头上,“呱呱”地叫了好几声,仿佛为这一对恋人在雪上加霜,也让王学文感到有几许的不祥之兆。此时,王学文又很是惆怅地说:

“豁出来了,丑媳妇早晚得见公婆,走,明天我领你回上海去?!让你爹妈看看我行不,看看是不是她们说得我,是那样的一无是处。要是通不过我们就分手吧好吗?!谁让咱俩一时的糊涂冲动”

然而,就在他俩准备回上海见一见孙丽的父母时,这时他们又接到了孙丽母亲的电话。说什么:“孙丽你必须把胎儿打掉,否则你不许回来,你要是不听妈的话,你永远也不行回到我这个家。我们就当你在那个林场的大山里被狼吃了!”

其实这对恋人,刚刚要鼓起,想回上海的勇气,去见见她们爹妈,或者跟她们说个清楚。结果让这次电话,仿佛又给他们当头一棒,又泼上了一盆冷水。又让他俩的处境,再次陷入如何是好,左右为难的地步。再说随着时间的更迭,时光的列车在时刻地不停,这让孙丽的肚子一天天变大。不抓紧结婚,就要难堪。

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,介绍人刘师傅,得知了这对恋人的各种难处。于是他就找到了他们之后,出了好多的点子,想出好多的办法,也说了很多有利的因素。结果让孙丽和王学文又重新燃起了爱情的火焰。且从彷徨迷惘之中,对自己的爱情,又看到了黎明的曙光。仿佛他们俩,又看到了在那爱情荒芜的土地上,绽放出一朵绮丽芳菲的爱情的花朵。此时,让这对儿恋人,又重新找回了即将失去了的爱情。此时此刻的心情。让他俩那心灰意冷,烦躁不安的那颗心,一下子又高兴地舒展开来。于是把他们俩欣喜若狂得又是拥抱又是亲吻,着实是得意忘形啦!可就在两个人再次沉浸在无比喜悦之中时,突然,王学文推开了搂在怀里的孙丽,并且很惊诧地说:

“丽,咱俩不能高兴太早了,要是咱爹妈见到了我,实在要不是行,那可咋整啊!”

这时孙丽立马收回了满脸的笑容,并很疑惑地说:“实在不行,那……我……就留在了上海,不回东北了,你自己回去吧?!谁让咱俩的命这么苦了” 孙丽说到这儿,两眼又“吧嗒”,“吧嗒”落下了辛酸纠结忧愁的泪水。

“丽,你别哭了,瓦飞天高得落地。咱俩回去准备准备,在和领导请几天的假,带上咱们采摘的纯大自然的黑木耳,还有猴头,香菇什么的,坐上火车回上海,和你妈见面去,我也作好了和你分手的准备了。最后实在不能通过,也算咱俩最后的情断缘绝了!”王学文带着满腔的郁闷和不愉快的心情说。

当他俩大包小裹的拎着一些东西,下了火车,又下了公交车,惴惴不安地向孙丽的娘家走去。当王学文忐忑狐疑地走进了孙丽娘家的三楼时,此时让王学文,隐约觉得有一线希望在眼前。而且见了孙丽的爹妈,她们的脸色不但没有对他那样难堪,而是见了小王,是那样的满腔热情,且乐乐呵呵地和他俩说:“哎呀,你们拿这么多东西干啥!累了吧孩子?快到客厅的沙发上好好歇歇。我去给你们沏茶去!”此时可把老两口忙乎的够呛!这期间,孙丽的弟弟,也很喜出往外地,来到了这个姐夫的面前,且满脸堆笑地说:“你们东北的冬天是不是嘎嘎冷吧?夏天不热吧?你看我们这上海多好,是没有冬天的。哎哟,我光和你说话去了,这天儿怪热的,你们等着,我给你们买冷饮去!”是的,那时正是8.9月份。盛夏非常娇娆的季节。更是万物充满生机盎然的时候。

这时孙丽的父母又来到了王学文的跟前,边与小王喝着茶水,边说着热情的话语。此时让小王有些如堕五里雾中之感。这当儿,岳父顿了顿,又问起了小王当前的工作问题,生活咋样,部队情况,总之和王学文断断续续地唠了很多的家常嗑。整个家庭气氛特别的友好亲切热烈。

因此,让王学文真是意想不到,这突如其来的各种表现,让他和她高兴得不知说啥是好了!感到这桩婚姻很有希望;把她俩那颗始终冰冷的心,让他父那些喜出望外惬意之火,给溶化了。而且,在这一路上满腔的困扰和苦闷、压抑、失意,各种委屈、冤枉,和父母要说的心里话,一下子让他们俩如释重负了,心里的要说的满腹话,着实一下子拥满了喉咙,塞满了牙缝,心里那个高兴劲儿,真是溢于言表了,委实是大喜过望,出人意料。心想:这不是在作梦吧!

那么孙丽的父母为什么能对现在的女婿,那样的热情和蔼亲切?原来孙丽母亲听了邻居和孙丽一起下乡的青年说,孙丽的对象,是那样的种种的不好,总之说了好多的坏话。在此我特意的要重复一句,实际上,那几个青年十分嫉妒孙丽;找了一个非常优秀让人特别羡慕的好对象,所以他们在孙丽母亲面前,极力地混淆黑白,颠倒是非,无中生有。

你看,当王学文这个小伙,穿着草绿色的一袭制服,带着鲜红的领章,长着一对儿双眼皮儿的浓眉大眼,身材魁梧,1.78米高的个头,特别精神,给人一种很是英俊潇洒。你说孙丽找了这样一个如意的郎君,她的父母和家人能不同意,和高兴吗?!

要说后来的日子,那就更好了,一切都是心想事成。事实上,当王学文和孙丽返回东北,之后办理了结婚手续。对这一次往返两人就算旅行结了婚。在再后来的日子里,王学文从边防部队二团六连,被组织调到了东宝县的一个武装部;为领导开小车。妻子也被安排在县内一个比较理想的单位做文秘工作。可谓这对儿恋人,经过千辛万苦,周折和奔波的婚姻,真是有情人终成了眷属。在各方面也如愿以偿了。那么作者写到这儿是否该结束了?然而,出人意料的事情再次发生了。

因为大批上山下乡的青年,基本都已返回原地。最后剩余的指标为数不多。如有的青年不尽快返城,返城政策规定就要结束了。因此,终有一天返城的指标,已落实到孙丽的名下。再说孙丽的母亲十分想念就这么一个女儿。返回上海是必须的。于是,孙丽只能抛下难舍难分,恋恋不舍的心爱的丈夫,带着孩子,眼含泪水,一步一回头地再次离开了心仪之人,返回母亲和亲人的身边,因为这是母亲多年的期盼。同时更是回到那美丽妖娆,雕梁画栋,鬼斧神工,十分壮观的高楼大厦,令人永远憧憬的,耐人寻味的大上海,也是实现父亲和母亲一生的愿望。故此,机会不能错过。那么能挡住王学文的爱吗?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贾文邮编15820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黑龙江省鸡东县翰林一期3111信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电话18324674607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年3月25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